《皇家公主小說姜了》&完本(全文免費閱讀)


來源:   時間:2019-11-16 13:43:22


《皇家公主小說姜了》&完本(全文免費閱讀)

 ......

凰網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16日消息,據路透社報道:

搜索微信公眾號【明光文學】

關注后回復書名:【109】即可閱讀全文。

 

  開始期待姜翊生說帶我獵狼誰是狼?該怎么獵,有多少人圍攻堵截
 太后機不可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挺直背脊,微抬下巴,眼神睥睨姿態,一掃而過先前所有的陰霾
 淡瞥了我一眼,對著宣貴妃道:“宣貴妃,好生休息,既已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,就要好好的休整,休息好了,站起來才是福氣!”
 宣貴妃那淚眼朦朧,滿臉淚痕,聞言太后的話,拿著衣袖擦了擦,望著南行之一臉慈愛:“臣妾知道該如何去做,太后放心!”
 太后滿意的點了點頭,抬腳踏出營帳
 淺夏嘴角紅腫,眼神止不住的看向我,我發現掙脫不開南行之的手,他的手把我的手包裹在他的手心中,牢牢的圈握著
 “王上,你該收手了!”我忍不住的提醒道,這個人的手像鉗子一樣,緊緊的牢牢的
 南行之微蹙眉頭:“不收,孤喜歡這種感覺,不放!”
 我氣惱,牽起他的手,只不過想讓宣貴妃瞧一瞧他的手指,并沒有想與他十指相握,更沒有想過,他的手包裹著我的手,讓我毫無逃離的機會。
 淺夏膝行爬到我的腳邊,“殿下,奴才想殿下了,奴才想回到殿下身邊,懇請殿下,只要奴才待在殿下的身邊,讓奴才做什么都可以!”
 “先起來!”我本想彎腰去扶他,誰知南行之手一拉,剛剛彎下的腰被他拉直了。
 淺夏破涕為笑,額頭重重地磕了兩聲:“奴才謝過殿下,謝過殿下!”
 難道淺夏在此次事件中,只是一個巧合的關系,他想見我,他想回到我的身邊。因為一個機緣巧合情況下,被別人冤枉,然后拉了進來?
 可是我不相信有如此機緣巧合,他有很多機會,重新回到我的身邊,這樣的巧合太過于勉強,不與說服人
 南行之拉著我的手邁開步子往營帳外走,宣貴妃的聲音從后面響起:“孩子,無論你認與不認,我都是你的母妃!”
 南行之腳步微頓,聲音如冷惜:“孤的母妃在黃泉之下,若你執意,你的下場會跟那姜頤和一模一樣。”
 說完南行之拉著我頭也不回的出了營帳。
 營帳外不遠處,太后和沁兒姑娘對視,中間隔了五個人的距離,沁兒姑娘一身棉麻長裙,簡單飄逸,太后一身鳳袍,華然高貴。
 沁兒姑娘簡單的發髻,頭上插著一根白玉簪子,太后鳳頭釵響珠配奢華。
 沁兒姑娘略施粉黛,碧玉無華,太后口脂厚重,妝容細致,尊貴非凡。
 我出去,抬眸間正見不遠處的姜翊生似笑非笑望著太后和沁兒姑娘,見我和南行之扣手相攜,眼神瞬間變地幽深起來。
 我伸手用力的去掰,才把南行之的手掰開,南行之怔怔地望著自己的手,“太后,孤從未如此與人親近,孤喜歡你手中的溫度!”
 我腳下一移,拉開一些位置:“王上,莫要任性,如此大庭廣眾,莫要做失禮的動作!”
 南行之眉峰微蹙:“瓏果姑娘說,在乎就要天下人知道,執手相握,并不是什么失禮的動作!”
 這中間的時間里,楚瓏果又對他灌輸了什么?
 他不是固執己見離楚瓏果遠一些了嗎,為什么又是楚瓏果說?
 沁兒姑娘慢慢的動了,款款施禮而來,笑得爛漫:“姐姐,一別多年,姐姐還如當初一樣風姿卓絕,妹妹與姐姐相比,到是相襟見肘了!”
 太后站在原地,秋風吹起她的鳳袍,沁兒姑娘說的沒錯,與太后相比,沁兒姑娘就是一朵清麗的小白花,太后是那華貴艷麗的牡丹。
 太后未語,依姑姑上前手一橫,攔住了沁兒姑娘想過來親近太后,“肅沁親王妃,依品階慣例,您需要對我家娘娘行禮問安,再者曰,請肅沁王妃自持身份,我家娘娘是姜國的太后,可沒有你這樣便宜的妹妹!”
 沁兒姑娘笑意仍舊,腳下一停,自責道:“瞧我,見到姐姐太過歡心,離開故土多年,重新踏上故土,更是不知道欣喜的如何來表達,才會如此,忘了禮數,姐姐您不會怪妹妹的哦!”
 太后嘴角一勾,唇瓣輕啟,“掌嘴!”
 依姑姑聞言,反手一巴掌,掌在沁兒姑娘臉上,事情來得太突然,沁兒姑娘未反應過來,一個嘹亮的巴掌聲響起。
 沁兒姑娘臉被打偏一旁,略施粉黛的臉,瞬間被五個指頭覆蓋,紅腫一片。
 捧在手心里的人,天下人艷羨的人,天下女子都想過成她這個模樣,被突如來的巴掌,打懵住了。
 太后淡笑道:“哀家的婢女已經提醒了你,自己找打怨不得別人!”
 剛剛那一巴掌,我的心跟著一抖一下,抬眼看向姜翊生,姜翊生眸色幽深,跳躍在我和南行之身上,看我望向他,伸手招了我一下!
 我暗瞅了我站的位置,看戲的好地方,著實不愿意調位子,姜翊生似看出來我不愿意過去,鳳目瞇了起來
 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,讓我不敢直視
 沁兒姑娘這才伸出手捂住臉,咬緊牙關,笑說道:“姐姐還是這樣脾氣暴躁,男人不喜歡脾氣暴躁,個性張揚的女人,男人喜歡柔情似水,碧玉羞澀的女人。”
 太后眼睛一瞥,依姑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又甩手給了沁兒姑娘一巴掌,甩完之后退至太后身旁。
 太后睨著沁兒姑娘紅腫的臉,含笑責怪依姑姑:“你是哀家貼身的侍女,這種動手打人的事情,你動一下就好了,下次再有第二下的時候,找一些粗使,手腳厚實的人來做,免得打傷你的手,沒人來伺候哀家!”
 依姑姑恭順低頭道:“奴婢知錯,望太后恕罪!”
 “下回知道了沒有?”太后故意問的大聲:“像這種不自重自己身份,柔情似水,碧玉羞澀的女人,別打臟你的手!”
 “是!奴婢謹遵太后教誨,下次若遇到這種事情,奴婢定然尋找幾個人,毫不留情的去下手!”依姑姑垂著眼眸,看不見她眼中的情緒。
 太后頷首,“跟了哀家幾十年了,別像曾經一樣傻乎乎的被別人賣了,還給別人數銀子呢!”
 依姑姑頭猛然抬起。恨意稟然的看向沁兒姑娘,“當然不會,死過一回,爬起來,就不會再去心軟去死,就算年輕不懂事,可以找各種借口,但是年歲大了,所有的借口都騙不了自己,本來的事實,就會更加清楚的在心中更加清晰!”
 沁兒姑娘左右臉頰,腫的像饅頭一樣,目光仍帶笑意:“變成天下最尊貴的女子,到底是氣質不一樣,不過那又怎樣,自稱哀家,也是孤苦無丁無依無靠,有權勢又怎樣?床頭連個說話人都沒有,不覺得可悲嗎?”
 “你的床頭說話人現在在哪里呢?”太后手搭在依姑姑手臂上,微微向前,目光掃過沁兒姑娘:“活得倒像個女子,可惜你終歸不是完整的女子,一個連孩子都生不下的女人,算什么女人?”
 沁兒姑娘被人戳到痛腳,咬牙切齒,片刻,方笑道:“坐上天下最尊貴的女子又怎樣?守著自己不愛的人,守著自己不愛人的江山?讓自己的兒子淌著別人的鮮血,踩著別人的尸體,踏上這至尊之位,他快樂別?”
 “你權傾天下,母家顛覆,到頭來不也是孤家寡人一個,我活得自由自在,有人知冷暖,比你好上千百倍,我的姐姐!”沁兒姑娘說著把手一拉,讓自己紅腫的臉頰暴露在太后的眼簾下,也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何不妥,眼中漾著洋洋得意的笑,眼中蕩著身為人生贏家的肆意。
 “有人知冷暖?”太后差不多跟沁兒姑娘一樣高,可是太后現在硬生生的感覺氣場要比沁兒姑娘高出半個頭的樣子,戴著假甲套的手微微一抬,用手彈了彈,“你那與生存依靠的人呢?怎么哀家沒見著?在哀家面前耀武揚威,怎么沒有人來給你救場?拾人牙慧,拿著哀家不要的東西,有什么可炫耀的呢!”
 沁兒姑娘嘴角一揚,昂起下巴,硬生生的把太后的氣勢給壓了一頭:“姐姐,您可是我的親姐姐,都說鳳家只有一位嫡小姐,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嫡小姐,你我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,我只不過拿回屬于我的東西,從小到大,你得的東西夠多了,姜國皇上愛你如命,你怎么就把他給殺了,不好好珍惜呢!”
 太后勾起一抹冷笑:“闊別多年,別的沒學會,舉一反三的能力倒是學會了,哀家以為你始終是那菟絲子,沒了依靠的樹木會死,看來這么多年,哀家一直小看了你!”
 “菟絲子?姐姐說什么笑話呢!”沁兒姑娘一雙眼睛,脈脈含情,“菟絲子是因為有依靠,是因為有大樹為它遮風擋雨,提供營養,她是聰明無比才會依附大樹,像姐姐這樣,自己就是參天大樹,自然不用依附別人,當然也是因為沒有比姐姐更加大多數來讓姐姐依靠,姐姐只能依靠自己,殺掉愛自己的,一步一步權傾朝野,變成天下最尊貴的女人”
 “妹妹我就遜色了很多,一品親王妃而已,不過好在這么多年,幸得一絲薄名,成為天下女子最想成為的人,夫君又是天下女子最想嫁的男子,妹妹我啊,此生足矣!至于那兩巴掌,妹妹欠下的,算是還了,依瀾,我看見你過得這么好,心也就放下了!”
 依瀾是依姑姑的閨名,看這陣勢,依姑姑對沁兒姑娘恨之入骨,沁兒姑娘被她打了兩巴掌,算是還人情了!
 我的眼神興致勃勃,可勁的瞅著他們三個人,連姜翊生何時來到我的身側都不知道,直到那鉆入鼻尖的龍涎香味,才讓扭頭望去。
 姜翊生幽深的眸色,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容。伸手蓋了一下我的眼簾,低沉慵懶笑說道:“情緒太過外露,姜了,這樣看笑話找打呢!”
 我心中一緊,忍不住向旁邊移了一步,離南行之近了些,南行之倒是很是樂意我離他近了一些。
 移了那一步,南行之琉璃色的眸子一亮,讓我忍不住的又移了回來,不露聲色的越過他們倆。
 南行之雙眼盡是不解,姜翊生倒是很滿意我的此前的動作
 依姑姑嘴角蠕動,說道:“你從來都不是鳳家的嫡小姐,你是臨家人,臨家夫人帶過去的沒人要的野孩子!”
 “你在說我的親姐姐嗎?”沁兒姑娘呵呵笑道:“一個無用的女子,嫁到臨家那個病癆子,自以為是庶出就能嫁給嫡出,真是可笑,若不是臨家那個病癆子命不久矣,怎么可能娶鳳家庶出的她!”
 “旁系,我們這些鳳家枝條旁系,永遠比不上姐姐嫡出身份來得尊貴,憑什么,你不要的,才輪到我們?”
 沁兒姑娘心底仿佛隱藏著特大的恨意,恨自己大概身為庶出有太多的不甘。
 “你這個樣子。他知道嗎?”太后冷淡的問道。
 沁兒姑娘臉頰上的紅腫,絲毫不影響她笑容明媚,反問太后道:“姐姐是問阿肅知不知道妹妹這個樣子?他不需要知道,他只管知道妹妹柔情似水,善解人意就可以了,旁的他不需要知道,姐姐,你說呢!”
 太后舒展了一氣,“這倒是真的,一個人連最真實的自己都讓枕邊人不知道,沁兒姑娘,你就像你的名字一樣,沾了哀家的光,才會有今天,好好在這圍場里玩吧,有什么事情報哀家名號,哀家會像小時候一樣,好生的照顧你!”
 沁兒姑娘此時,才屈膝半禮,“沁兒謝謝姐姐如此照顧,妹妹現在有人照顧,有人全心全意的照顧妹妹,姐姐的好意,妹妹心領了,姐姐還是把這個時間。把這個精力留著,照顧好自己吧!”
 太后嘴唇微勾,報以一個冷淡的笑容:“那你可要好好珍惜,哀家最近想拿人祭旗,正愁找不到合適的人選,真不知道,誰會成為這個幸運的人呢!”
 沁兒姑娘的笑容一凝,太后瞟了她一眼,帶著依姑姑迤邐而去,留下沁兒姑娘看著她背影,滿眼憤恨。
 太后一走,姜翊生笑容一斂,伸手扣住我的手腕,拉著我,鳳目凝視著我,喊了一聲:“姐姐!”尾音帶著一股甜絲絲的曖昧。
 我下意識的想去甩手,姜翊生扣住,嘴角斜斜,充滿邪魅,上前一步,似對我貼臉相聊
 其實不是,他恰離我的臉還有些距離,低聲道:“今日你對太后說的話,我都聽見了,血緣不會是跨不去的鴻溝。哪怕一無所有,你也甘之如飴與我在一起對嗎?”
 我一個驚慌后退一步,眼神迅速的掃過宣貴妃的營帳,在掃過我身邊的人,是誰把我和太后說的話這么快速的告訴姜翊生?
 “并沒有”
 “我知道!”姜翊生完全不給我說話的機會,截斷了我的話,一把壓住我的頭,摸了摸我的后腦,帶著撒嬌說道,“我什么都知道,不要怨我,不要氣我,好不好姐姐!”
 “姜翊生!”
 “大皇子!”
 跟我異口同聲的是沁兒姑娘。
 姜翊生聲音微揚:“姐姐晚上尋你好不好?”
 “太后晚上約了瓏果姑娘!”南行之淡淡的提醒道:“明日秋獵正式開始,大皇子怕是有的忙了!”
 姜翊生后退兩步,慢慢的松開我的手,掃過南行之,對我道:“姐姐應該知道,翊生心眼很小,小的只能容下一個人,除此之外,誰也容不下!”
 我臉色微微一沉,姜翊生在有恃無恐的威脅我,在有恃無恐的提醒我提醒我是他的。
 南行之琉璃色的眸子一轉,甚至添亂的對我說道:“太后,孤似也是一個小心眼的人。不喜太后與他人太過親近!”
 我眉頭緊感,冷眼的掃過他們倆,姜翊生和南行之對視相望,似波濤暗涌,似平靜如常。
 “大皇子!誰也容不下是你的事,不是本宮的事!謝關兩家姑娘正巴巴的瞅著你呢!”我冷言道:“王上,哀家覺得瓏果姑娘不錯,若是能和南疆結秦晉之好,既能鞏固南疆與西涼的友好邦交!”
 兩個人的頭顱瞬間轉向別方,眼神飄忽,似極力掩蓋著自己的不自在。
 沁兒姑娘轉手之間,用巾帕擋住了自己紅腫的臉,對我淺笑道:“殿下一別多年,初見時,殿下還是南疆的皇后,再見,殿下的身份已經非昔比,變成太后了,真的可喜可賀,尊貴不倒啊!”
 美人氣質溫婉,都五十多的人,還保持著少女般的嬌媚,可真的是難為她了。
 “哀家也覺得哀家是幸運的,有些人終其一生只不過是個妃,有些人終求一生,也未必觸及到別人的內心!”
 沁兒姑娘聞言打量著我,“大皇子對殿下倒真是姐弟情深,感情深厚,大皇子不遠千里來北齊,讓我家王爺出手相助,想來是惦記著那高位,想去爭奪,不過我家王爺似沒有真正打算出手呢!”
 我輕笑一聲,開口道,“男人的事,自有男人去解決!哀家要做的享受榮華富貴,受萬人朝拜。肅沁王妃您這樣提醒哀家,哀家覺得你還不如去吹吹枕邊風,讓肅沁王不要來姜國,既然已經來到姜國,你再多此一舉一說,不覺得自己臉上無光嗎!”
 都已經來到姜國了,還拿喬的嘴臉,不能替肅沁王做主,非得高姿態的對別人說,自己能影響肅沁王的抉擇,若是能影響他的抉擇,我相信沁兒姑娘是不會愿意回姜國的。

搜索微信公眾號【明光文學】

關注后回復書名:【109】即可閱讀全文。

 

  版權及免責聲明: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,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“環球光伏網”,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。凡轉載文章,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。

延伸閱讀

最新文章

我國首款阿爾茨海默癥創新藥預計年底上市 我國首款阿爾茨海默癥創新藥預計年底上市

精彩推薦

產業新聞

任正非:已在公司內部批評過,不要過度消費國人對我們的熱情 任正非:已在公司內部批評過,不要過度消費國人對我們的熱情

熱門推薦

欢乐斗地主免费版2017